胡歌2015年广告吸金2亿获封“霸屏男神”

  • 文章
  • 时间:2018-12-27 09:01
  • 人已阅读

当地时间18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独立调查委员会在加拿大多伦多发布调查报告称,俄罗斯体育部门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期间,协助俄罗斯运动员大规模使用兴奋剂,并在兴奋剂检测中为这一行为进行掩盖。 此外,报告称涉及使用兴奋剂的俄罗斯运动员并不仅仅局限于田径项目,还有其他项目的俄罗斯运动员也涉嫌使用兴奋剂。为此,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建议全面禁止俄罗斯运动员参加所有国际比赛,包括里约奥运会。 而在报告公布之前,美国、加拿大等10国反兴奋剂组织及20多个体育团体草拟了一封给国际奥委会的联名信,呼吁国际奥委会禁止俄罗斯参加里约奥运会。 普京:涉案官员暂被免职但调查结果不能让人信服 对于调查结果,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俄总统网站上回应,报告中涉嫌直接参与兴奋剂案的俄官员将被暂时免职,直到查清最终的责任人为止。但要求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向俄罗斯的检查机关和调查委员会提交更加完整、客观、有事实依据的信息,因为目前的调查结果都是建立在罗琴科夫这个深陷丑闻的人的指控上,并不能让人信服。 普京同时指出,重蹈“政治干预体育”的覆辙非常危险,将全人类团结在一起的奥林匹克运动,有可能会再次分裂。19日,俄罗斯杜马官员也回应,这一调查结果没有任何事实依据,而俄罗斯将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益。 西方联手背后只是因为兴奋剂吗? 无论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将俄罗斯运动员在索契冬奥会上服用兴奋剂事件定义成“国家行为”,还是美国、加拿大、法国、日本、西班牙、瑞士等10个欧美发达国家的反兴奋剂组织呼吁国际奥委会禁止俄罗斯参加里约奥运会,都是从未有过的事件。这不禁让人联想,此次西方联手,背后只是因为兴奋剂吗? 因为体育和政治挂钩的情况并不鲜见—— 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之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就抵制了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创下了利用国际体育赛事实施地缘政治边缘化政策的先例。四年之后,苏联领导东欧国家抵制了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两次相互抵制使奥林匹克运动蒙受了损失,国际奥委会之后多次申明,反对再以任何形式及理由围绕奥运会进行抵制和歧视。这一次,会如何收场呢? 俄怀疑西方“泛政治化”制裁不无道理 此次西方国家借兴奋剂事件对俄罗斯的围攻始于2014年,这一年的标志性事件就是乌克兰危机的爆发,克里米亚脱乌入俄,导致其与西方的关系急剧恶化。这一年年初,索契冬奥会举办时,乌克兰危机不断加剧,西方国家已经开始对索契冬奥会各种形式的抵制。此后,欧盟又明确表示,考虑是否建议停止接纳俄罗斯参与包括一级方程式赛车、欧洲足球联赛和将由俄罗斯主办的2018年世界杯在内的“高规格国际文化,经济以及体育活动”,以便更加有效地对俄罗斯施加压力。 俄罗斯如果据此认为,西方在体育领域对自己进行“泛政治化”的制裁,显然并非完全没有道理,毕竟这些证据都是西方国家公开提供的。 公正裁定才能让奥林匹克精神发光 运动员被查出使用兴奋剂,受到相应的处罚,按理说是理所应当的事,但现在美国等西方国家联手,呼吁禁止整个俄罗斯代表团参加奥运会,着实有些夸张,因为此事毕竟响实在太大。 当然,俄罗斯代表团能不能参加奥运会,最终的决定权在国际奥委会,但距离里约奥运会开幕已经很近了。无论是俄罗斯运动员教练员,还是关心奥运会的各国普通民众,都希望这件事能够早一天解决。俄罗斯是一个体育强国,如果俄罗斯运动员真地被排除在赛场外,奥运会的精彩程度肯定会损失不少。但这都不是问题的关键,人们更关心的是,事件从发酵、推进到处理,背后的动机是否纯粹?有没有使用双重标准?事件能否得到公正的裁定? 对兴奋剂,全世界都应保持零容忍态度!但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和处理,还是让它仅限于体育界吧。正如《奥林匹克宪章》中所说:“每一个人都应享有从事体育运动的可能性,而不受任何形式的歧视,并体现相互理解、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的奥林匹克精神”。